久亚云生

人蠢没药医——说的就系我
整个人宛若智障

《他的爱》

降谷家的账户上打入了一笔钱。
一笔数目可观的钱。
就在琴酒叫基尔杀了赤井秀一之后不久。
没有打在波本的卡上,也没有到安室透手中。
而是,打入了降谷零的账户。
有人发现他的身份了吗?
并没有,琴酒才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,在人死之前给钱之类的,还不如一枪完事呢。
所以,是谁呢?
直到那一天保险公司的人和他打的电话。
是在五月二十号的下午。
保险公司的人问他钱到账没有。
他说有。
他又说,我没有买过保险,请问一下,是谁买的。
电话那头的人说,请稍等。
两分钟后就回了电话。
保险公司的员工说是一个叫诸星大的人从美国投的,说是给自己投,但钱是给一个重要的人。
叫降谷零。
他挂上电话,嘴边勾起一个弧度。
是很重要的人呢。
我嘛?
话说 ,钱不多不少,正好,
正好五千二十万美元。
时间也正好停在5:20PM



520贺文~(≧▽≦)

评论(8)

热度(14)